财富热线:400 839 8833

资讯中心

房地产贷款余额破50万亿,不良贷款增幅50%!

银保监主席郭树清旗帜鲜明的指出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随着各大银行2020年年报和2021年一季度报的出炉,这一观点在房地产贷款及不良率的数据上得到确凿的认证。上海银行以房地产不良贷款余额增长2336%居银行业之首。如何防范房地产金融风险过于集中的暴露已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房地产贷款一季度破50万亿大关
金融机构地产不良飙升

2021年一季度,房地产贷款余额已经达到了50.03万亿元,同比增长10.9%,增速比去年末低了3.2个百分点,低于各项贷款增速4个百分点。

一直以来,商业银行只要进行房地产贷款配置,则一定是赚钱的,而且风险很小,但这一定论已被打翻。

上海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其不良贷款率为1.22%,但房地产行业不良贷款金额为37.47亿,较上年增加了35.93亿元,增幅高达2336.18%,不良贷款率为2.39%,比2019年的0.1%增长了22.9倍。

上海银行解释,“受房地产调控政策持续加码、收紧等影响,个别项目施工和租售进度未达预期,还款能力有所下降,导致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有所波动。2021 年将进一步提高准入门槛、优化结构、稳健经营。”

此外,中信银行地产不良贷款已经连续三年攀升。到2020年,中信银行的新增不良贷款余额为73.35亿元,房地产新增占了84.62%。

值得一提的是,中信银行前十大贷款客户中,有六位客户来自于房地产行业,一位来自于与房地产密切相关的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共计七位客户来自于房地产相关行业。

4月16日,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2021)》显示,从年报披露情况看,大型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房地产不良贷款余额显著上升,由2019年486亿元升至2020年729亿元,增幅50%。同时期,房地产贷款余额由4.64万亿元升至5.17万亿元,增幅11%。

大型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房地产不良贷款率显著上升,由2019年1.05%升至2020年1.41%,房地产不良贷款率和余额出现“双升”。中信银行、渤海银行、交通银行、工商银行、浦发银行房地产不良贷款率升幅显著高于平均水平。该《报告》把房地产企业违约频发等称为“灰犀牛”。

房地产不良贷款增加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随着经济增速下滑,居民可支配收入下降;另一个是监管一致在严格监管房地产。

严防房地产贷款风险过于集中暴露

日前,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一文中旗帜鲜明地指出坚决抑制房地产泡沫。

文章认为,房地产与金融业深度关联。

上世纪以来,世界上130多次金融危机中,100多次与房地产有关。2008年次贷危机前,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超过当年GDP的32%。目前,中国房地产相关贷款占银行业贷款的39%,还有大量债券、股本、信托等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可以说,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

中国经济受益于房地产发展良多。房地产发展成为推动中国城市化的生力军,并与工业化互为犄角相互倚重,为中国经济过去20多年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动能。但毋庸讳言,中国经济亦苦房地产泡沫久矣。房地产部门所占用的金融资源渐成尾大不掉之势,也颇令监管各方有投鼠忌器的心理,而在此过程中相关各方有形无形中所形成的“太大不能倒”的心理预期,又令房地产行业有了“虚骄”之气,长此以往,既不利于房地产自身的健康发展,更不利于中国经济的长久安康。

房地产泡沫一天不能得到有效化解,一些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就一天不能斩断,由此产生的预算软约束也就会继续难以落到实处,靠科技驱动转变增长方式也会继续沦为口号。不仅如此,继续房地产驱动型增长模式,还会累及科技创新,助长伪创新的风气。有些所谓的产业园,不管打着什么样的名头,到最后都是以开发各种名义的房地产为归依,这显然不利于真正的创新。

主动排查和拆解房地产泡沫是化解中国金融风险的关键一招。与其通过企业债的频频被动爆雷来打破刚兑信仰,不若通过针对房地产企业和相关金融机构的微观审慎监管和压力测试来主动排雷。

从央行披露的数据看,尽管每年房地产贷款增速都在下降,但是总量是在扩大,并且降幅正在缩小,这也是为了尽量避免房地产贷款风险过于集中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