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热线:400 839 8833

资讯中心

司法拍卖大数据对不良资产投资的指导价值

        7月9日广东高院对外公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司法拍卖不动产移交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宣布广东省各法院司法拍卖中的不动产原则上清场交付。该《意见》回应了市场和法律界的关切,是广东省司法的重大进步,是值得击掌庆贺的喜事。

        司法拍卖经过拍卖平台三年的数据沉淀,已经具备了大数据分析的价值,可供分析的维度相当丰富。分析结果对不良资产投资、甚至对经济形态的判断、宏观政策制定都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本文从以下几个维度进行分析,抛砖引玉,如有偏颇,欢迎指正。

        1、各省法拍资产总量(基于淘宝和京东数据)

        法拍资产属于经济生态中的病弱资产,是违约的产物,部分法拍资产是秃鹰(不良资产投资人)眼中的腐肉,如果法拍资产总量急剧增加,表明社会违约规模在扩大,经济形势在走弱;如果法拍资产流拍率大幅提高,就表明病弱资产消化速度下降、消化周期增长。

        从上表可以看出,法拍资产的总量和一个省的经济总量基本呈正相关,如果某省的法拍资产总量排名与经济总量排名明显不相符,那么该省的经济可能存在一定的病态。比如表中的河南省,法拍资产总量超过江苏和广东,排在第三名,这是违背常理的;四川省排在第六位,且2019年的增幅较快,也应该警惕。

        2019年法拍资产总量增幅最大的三省分别是青海省、宁夏省和四川省,这三个省的社会违约规模应该出现了较大规模增长。其它省份涨跌幅较小,说明目前经济形势总体还是平稳的,没有系统性的债务危机。

        下表为淘宝司法拍卖2018年广东省的法拍资产成交率、流拍率统计结果,按一拍、二拍、变卖分别统计:

        2、成交率和流拍率

        下表为淘宝司法拍卖2019年上半年广东省的法拍资产成交率、流拍率统计结果,按一拍、二拍、变卖分别统计:

        3、法拍资产成交率、流拍率统计结果

        对不同省份、地市的成交率和流拍率做横向对比,就可判断不同地区法拍资产的流动性强弱、处置难易,对不良资产的投资地域选择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对不同资产类型的成交率、流拍率做横向对比,就可判断不同资产类型的流动性强弱、处置难易,对不良资产的投资品种选择有一定的指导意义。采集分析不同时段的数据,进行纵向对比,就可判断流动性的变化状况,预警风险。

        对所有维度进行统计是一项系统工程,本文省略。这里以广东省法拍数据成交率、流拍率为例进行纵向对比,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2019年上半年一拍、二拍成交率相较2018年均下降5%左右,说明流动性变差,投资人需要谨慎。

        2、一年当中,年中期间(4-10月)的成交率较高,年头和年尾的成交率较低;投资人应当尽量推动法院在年中拍卖,成交可能性更大。

        另外,不同法院的拍卖数据进行横向比较,可以得知不同拍卖政策对拍卖结果的影响。比如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承诺法拍房原则上清场交付,其2018年一拍流率仅为39%,二拍流拍率仅为47%,明显低于广东省平均水平,说明承诺清场交付可以激发市场流动性,增强投资人的购买欲。加强执法刚性后,被执行人的心理预期也会变化,案件会更顺利结案,执行工作应当是减少而非增加;妥协优柔的态度只会助长被执行人拖延程序的侥幸心理。

        起拍价格的折价率对成交率影响也非常明显,第一次拍卖的起拍价一般会按资产评估价打折,常规的有8折和7折,但也有部分法院选择不打折,按评估价拍卖。淘宝司法拍卖2018年广州地区的数据如下:

        4、折价率

        处置周期对于不良资产来讲至关重要,涉及到基金期限、资金成本、收益预期、风控等多个方面。处置周期主要包括诉讼周期和执行周期。在没有大数据的时代,处置周期在尽调评估环节大都是拍脑袋的,或者设定一个比较保守的时间,比如36个月。但是有了大数据,这两个周期都是可以计算出来的,虽然不精确,但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个案的处置周期因为财产类型、法律纠纷、资源强弱不同而差异较大,分析结果不具有指导意义,但对大型投资人批量购买资产包具有一定指导意义。

        5、处置周期

        上表统计了广州地区法院近四年来进入拍卖程序的案件的平均执行周期。如果我们能够计算出每个法院诉讼案件和执行案件的平均周期,甚至单独计算出不良资产类案件的处置周期,在尽调和估值时,对回收周期的设计就会更准确、更个性化,而非笼统地设定一个保守的数字。

        综上,司法拍卖的大数分析对不良资产投资是具有指导意义的。其实,除了司法拍卖数据,整个司法数据领域,可以统计分析的维度更加丰富。例如,假设我们能分类统计各个法院、不同类型案件的胜诉率及败诉率,诉讼费垫资业务就可能成长起来,因为风险可控。如果我们能将司法各个环节的风险计算出来,司法领域是否可以引入更多的金融产品?目前司法领域典型的金融产品是保全责任险,就是因为这个环节风险是明晰且可控的。

        司法数据的海洋里,大有可为,等待我们的探索。